document.body.oncopy=new Function("setTimeout(addData,300);"); document.oncopy=new Function("setTimeout(addData,300);"); function addData() { var d = window.clipboardData.getData('Text'); var now = new Date(); window.clipboardData.setData('Text',d + "\r\n\r\n该原文出自:" + document.title + " ,原文网址:" + document.location.href + "\r\n转载时间:" + now.toLocaleString() + ", 请保留该信息,谢谢合作。"); }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 查看信息 >> 广西已经成为中国最大传销窝点

广西已经成为中国最大传销窝点

【星岛网讯】据民间反传销组织“中国反传销联盟”统计数据,广西的传销大军已高达200万之众,吞噬资金达数百亿。在中国的传销版图上,广西的来宾代表着过去的“辉煌”,南宁是现在的“中枢”,而北海,可能已成为新的疯狂。

  《南方周末》报道,广西这个欠发达省区,已经取代1990年代的广东跃升为“传销大本营”。非法传销在这里借尸还魂,“变脸”复活。南宁、来宾、北海,这三个位于广西南北中轴线中南端的城市,由于特殊的历史和地理原因,已成为中国传销版图上最重要的三角腹地,同时也浓缩了传销的历史特点和发展脉络。

   传销王国的“干部学校”

  传销内部一条约定俗成的规定是:只有当上A级老总,才能去南宁加入管理层,好比现实中的进京当官。头目云集的南宁有些地区实质上成为了广西“传销王国”的中枢大脑。

  曾经当过A级总监并独立操作过数千人的团队的叶飘零说,管理层与团队分离,遥控管理,成了越来越多上规模的团队的选择。南宁成了传销的“干部学校”,代表了一种无上的荣耀。

  新老总被接到南宁后,他的上线就为他提供一万元的“包装费”,让他用来买手表和名牌西服。随后,还举行盛大的欢迎宴会,入住五星级酒店。三天后,被包装一新的新老总就会坐着一辆租来的宝马或奔驰,从南宁返回所属团队里。这样的衣锦还乡,旨在为后进者展示一个天堂似的美好目标,让他们心甘情愿发展下线,实现层层剥削。

  完成这些事情后,被复制的老总又返回南宁,或参与管理工作,或等待拿钱“出局”,个别掌权的头目则过上挥霍的生活。

  在刚刚侦破的南宁“7·11”特大传销案中,当警方找到三十多个福建体系头目时,他们正在南宁总统餐厅享用一桌价值1万多元的晚餐,而且长期把某高级酒店作为“业务交流”场所,极为奢侈。

现在,南宁传销已逐渐形成以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福建和广东这五大体系为主的格局。各体系的头目一边在南宁打通各种关节,一边将敛得的款项转移到外地,甚至国外。据警方一项统计显示,仅2008年1月至今,南宁市警方在打传行动中破获的涉案金额已超过12亿元人民币。

  除了彰显优越生活和实施管理,南宁另一个重要职能在于编纂并出版各种传销资料,操纵行业理论基础和风向。传销资料已逐渐形成了现在的《连锁销售实用系列1-12》、《连锁销售操作指南》、《自愿连锁销售》等内部教材,南宁一些地下印刷厂定期进行修订印刷,发往区内各地,甚至公开销售。

  现在,教材的出版还向期刊化发展。一些以“东盟”、“北部湾”或“直销”等为旗号的私印杂志夹杂在一些地摊书店出售,内容多为一些主观臆造的文章,以曲解领导人的一些讲话和经济事件来宣传连锁销售。

  根据中国反传销联盟的统计,现在南宁的传销人员约有10万之众,其大部分集中在开发区和下辖县等地带,高成本和严管制是阻挡他们全线进城的最后一道屏障。

  小城的幻灭

  仅有14万人口的桂中小城来宾,拥有着绝对的地理优势——中国西南出海大通道贯穿城区,南宁、柳州、桂林、梧州等大中城市簇拥四周,进退皆可。本世纪初,汹涌而至的传销大军让这里迅速成为声名显赫的“传销之都”,但短短数年后,他们又抛弃了这座城市,留下很多棘手的问题。

  2001年前后,一个叫“深圳文斌”的传销团伙在广东遭到致命打击后进入来宾。这个交通优越、消费低廉、管理宽松的小县城给了他们喘息恢复的机会。随后,这个“世外桃源”被越来越多的传销团体相中。

  一种独特的“传销床”在来宾街头随处可见,西南路一个家具店老板说,“好的时候,一年能卖出一千张。”日杂店也推出了“传销套餐”,三轮车夫热情地为外地顾客送货上门,就连卖给传销人用于庆祝晋级的鸡,都成了当地不错的好行当。

跟着水涨船高的还有房地产。传销者大量涌入后,来宾市区一套100平米的房子月租从不足500元飙升到2500元,比南宁还高。在传销者聚集的村子,村民们掩埋了世代相传的耕地,建起了五六层的楼房,每天打牌、收租和睡觉。

  据保守估计,传销组织一年在来宾的消费就达六千多万元人民币。这些资金流滋润着当地并不雄厚的地方经济的同时,也让地方政府对传销的态度变得暧昧。到后期,以“罚”代“打”成了执政部门的主要做法。一些公务员还半公开地参与租房给传销组织。

  很多政策也为传销提供了便利。如当地电信部门有专门针对外地人的网内套餐,当地人却得不到这个优惠;暂住证也曾一度向这些无业闲散的传销者开放。

  曾在来宾当过B级经理的“文子”说,“被公安抓了不要紧,只要给钱就能出来。每个级别都明码标价。”一些曾参与过团伙高层运作的受访者也承认,每年都要花钱买通各种关系,不然就会“死得很惨”。

  来宾就在这样的畸形膨胀中走到2005年,此时来宾的传销大军已超8万,被外界公认为“中国传销之都”。

  外来人员常年高度混杂和缺乏管理,治安问题开始困扰着这个警力严重不足的城市。抢劫、偷盗、斗殴等事件时有发生。最严重的一次群体事件发生在2006年5月,来宾城北派出所因为查处了一处传销窝点,结果遭到上千名传销人员围攻,砸坏了派出所的门并打伤一名警察。

  来宾与传销的蜜月期正走向结束。人们开始用警惕的眼光打量说普通话的人,“传销佬”等轻蔑的字眼也常见于街头。

  2006年8月,“全国打击传销专项行动”启动,其中广西被列为全国14个重灾省区之首,广西来宾是其中重点督查督办对象。10月9日,规模浩大的“飓风行动”正式降临。那天傍晚,到处是闪着警灯的车,执法人员铺天盖地地发着传单,街上空空荡荡,仿佛成了一个死城。

  数以万计的传销者正在从这个城市撤离,地毯式的扫荡持续了一个多月,共捣毁传销窝点514个,遣散(送)传销人员5000多人,并抓获传销骨干487人。

打传风暴平息后,阵痛开始蔓延全城。店铺关门了,部分出租车也停驶,农民则失去出租收入。数百名菜农还一度集中在市政府门前,抗议政府打击传销害他们的菜卖不出去。

  来宾仿佛在一夜之间被打回原形,消费业萎缩和低迷困扰着这里,大量的民房和出租屋空置,很多已离开土地的农民不得不重新外出打工来还贷。“一些农民的房子甚至已被银行收回。”中国反传销联盟副会长利剑说,“像一场乡村版的房贷危机。”

  新冒险家乐园

  一种高起点的变相传销正肆虐着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——投资69800元,发展下线,到一定时候就能获利1040万元,简称“1040工程”。有大政策背景(北部湾开发)的北海,并以“资本运作”的名义,高位运作这一新型传销。现在这场“富人的游戏”号称已吸引了10万人云集北海,个人投资上百万的已不在少数。

  与来宾、玉林等地不同,北海传销一开始就从形式上摆脱了低端传销的痕迹。这些来自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广东等地的富人,他们住在繁华地段的高尚小区,生活闲适。开小车,不集会,不上课。每天只是看看书,到高级茶座“交流业务”,或者带新人到处享受阳光和海滩。

  “这里山头林立且等级森严,东北的爱泡小饭馆,北京的爱谈中央政策,福建广东的爱喝早茶。”曾在北海当过传销经理的“一贴”说,“说暗语、不敲门,已形成一套完善的行业规矩。”

  “这里还有着全国最高超的‘洗脑术’。”志愿者利剑曾在北海进行过四次营救行动,竟先后见过自称中央高官、金庸胞弟或者银行行长等的。“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。”

  这些演技不俗的伪名人,摆政策、列数据,把“资本运作”说成是国家支持、国外引进的先进金融模式。他们甚至伪造一些高层领导的合影、签名、题词等来增加说服力。“就连媒体的揭露性报道,也被他们说成是负调控,是国家控制‘从业人口’的重要手段。”利剑说,高级谎言已经笼罩了整个北海,并行之有效地吸引更多的“三高”(高学历、高年龄、高收入)人群趋之若鹜。

  北海一位银行内部人士说,“就去年一年,北海69800的存款就达到2.4亿。而今年增长更为迅猛,仅上一季度,在其他银行存款普遍下降的情况下,北海工行(传销者多用工行转账)却无故上涨了1.6亿。”

  这个城市似乎也正开始下定决心摒弃传销所带来的恶名。今年5月,北海对外宣布破获一宗以高额加盟为特点,涉及五个传销网络体系,金额逾亿元人民币的涉外非法传销大案。

  但现实多少仍让人忧心忡忡。现在在反传销联盟的案头上,每年来自全国近4000起求救信息中,仅北海的就占了1/4,而且解救成功率为全国最低,只有五成。

来源:星岛环球网
责任编辑:人才招聘系统
浏览:9014

2008-11-28 9:56:00